2018年12月15日的凌晨四點, 我在泰北小鎮拜城山坡上的小屋裡怎麼翻覆就是睡不著.同住一個屋簷下的的有一對以色列的瑜伽老師情侶,一個泰裔後來移居阿姆斯特丹的soul coach, 以及一個為了追尋自我,放棄各種美國社會光環,成為自雇者並幫助別人定義自己人生目標的伴侶.而我在經歷了多個人生轉捩點後,將以泰國結束最後在科技業的紅塵人生,並在2019年邁向人生的下一個階段,正式轉職成為教練.

到底是為了什麼人生來到這步田地?

記得剛回台灣工作的某一天晚上,我參加了女人迷創辦人的講座,他說總有一天你的人生會找到某件讓你願意奮不顧身、燃燒自己生命去做的 “the thing”.隔天進辦公室,我茫然的打開電腦,轉身對當時同在一個小方塊的阿亮分享講座那段話,說著說著就無法抑止的狂飆淚,因為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那個 “the thing”是什麼.

在台大外文時,文化及性別研究啟發了我在自己身份探索上的旅程.雖然我很著迷於這樣的知識啟發,但我總覺得這樣的啟發只關乎於我自身,我可以把人生導師鴻瓊對於愛的精神分析理論筆記讀一百遍,但對弄清楚精神分析及各種文化及性別研究學派興趣缺缺,更別提發表論文跟各種研究所考核.在大學時期那時對職業的想像很窄,覺得成為像成為像系上一樣在社會上也很有影響力的教授,會是我的“夢想”或職涯目標 (或者一定也是因為當初還沒接觸健力的關係 !!).這樣狹窄的人生想像、錯誤的努力方向跟被社會洗腦對於常春藤名校的嚮往,讓我接下來在紐約哥大社會所過了大概人生最憤青的一年(並順便搜集了一百個抱怨哥大教授有多菁英主義的故事).

後來幾經波折回台後,我開始在科技業做市場研究,並延續在美國用3磅啞鈴做了一整年Jillian Michaels後對健身(?)的熱情(?)(其實當時就只是想要歐美屁跟腹肌而已),開始了人生第一期的教練課.很幸運的當時跟到的教練是版上的Kurdoda大博陽,在上課時不只是被告知要做幾次幾組而已,還有學到了訓練動作背後的原理.相較於身體形象上的進步,我發現當時更受教練課時所講的知識及力量上的進步所吸引,於是萌生了第一次想轉職的念頭.

即使後來我對健身越來越熱衷,但這個念頭過了三年後才被實現.這一路上我一直如優秀的綿羊一書裡提到的茫然的畢業生一樣,被自己的在學生時代建立的身份限制住自己的人生想像.但是穿著光鮮亮麗坐在銀行高階主管會議裡介紹金融人工智慧產品從來不是屬於我的夢想.這樣的場合給人一種社會身份的虛榮感,好像在人生里程碑達成什麼樣目標似的,這樣的產品以及背後的研究規劃“好像”讓我覺得自己站在人工智慧浪潮的前端、“好像”未來繼續努力可以成為某種專業人才.但說實在穿著緊身窄裙坐在圓桌會議室,我只覺得本來因為辦公室久坐的而過度緊繃的髖屈肌變得更加ㄇㄨㄝˇ ㄙㄨㄥ ㄎㄨㄞˇ,腳上的高跟鞋只讓我擔心會對晚上深蹲不利,而當我假裝很認真的在聽銀行高層給的產品回饋時,其實都在觀察對方因為辦公室型態工作造成的圓肩跟縮短的胸鎖乳突肌,並且想他們應該如何進行放鬆改善上交叉症候群(Sorry la partner跟主管們).

我相信研究人工智慧改善人類生活確實是某些人生來的使命,而改善產業產值跟幫企業打造增進利潤的軟體方案是很多人廢寢忘食的樂趣.是的我也覺得人工智慧很“有趣”,但是當你投入超過人生醒著一半的時間在一個有趣(interesting)但僅止於有趣的工作上時, 你知道你的工作只是一個把玩的點子,一個可以討論的話題,但他從不會是揪著你的心、讓你的生命產生最大動能、並讓你感受到活著有意義的東西.

是的我覺得相對高的收入跟每個月15號都可以預期一筆可以讓我繳房租、繳學貸的薪水給我一種穩定感.但這種穩定感反而讓我覺得很無力,好像我被放在一個被飼養的倉鼠的輪子上,以為前面有目標一直盲目的跑但人生卻沒有在前進,總是不斷安慰自己可以溫飽不會餓死.(附帶一提:倉鼠其實跑兩年就差不多邁向終點,人生也沒有很長唷,在終點等待倉鼠跟人類的都是死亡歐; ))

這些辦公室自省與掙扎的平行線,我開始發現訓練帶給我的影響力.每天踏進健身房我都在執行對自己的約定:跟自己的、不是跟別人的、不是社會要我做的、也不是哥大學歷驅使我去妥協的約定.因為熱愛訓練,我和同好建立起享有相同價值觀的生活圈(ED!茉莉!勇哥!((招手)),以訓練為基礎建立起生活行事準則,並以達到與自己的約定感到興奮.在這個專案可以隨時被取消、產品可以隨時被淘汰、生命中建立起重要連結的人可以隨時選擇離開、再也沒有論文、考試、分數等機制去判斷自己的努力與回饋的人生階段,訓練是我唯一能夠客觀地衡量進步的標準,是我認知到唯一能對完全對自己負責的的目標.從下班的消遣到認真準備證照與參賽 ,一路上,我看見辦公室、家人、朋友因為我對訓練的熱情而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與觀念並建立起對我從未體驗過的不同型態的信任感,讓我漸漸確認這才是我想要帶給我所處社會的改變.

好,我對訓練有熱情,我想轉職,但我想轉進的產業充滿了各種怪異社會標籤.很感謝也是有很多前輩的故事,我才知道他們從社會定義上光鮮亮麗的產業轉職到一些刻板印象及bad practices真實存在所束縛的產業,也都是經歷過幾番波折,包括周遭親友的反對、對現實的體認,才走到現在他們所走到的人生階段.就我個人來說,這些前輩上在網路上無私的分享及豎立的先例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鼓勵,像是健美女大生、Jimmy、Kevin、周博陽、Daniel.這些前輩讓我了解健身產業不是一條路,而是一個通往很多很多條路的一個起始點.他們跳脫性別刻板印象及社會定義的美觀身體形象的框架,專注在訓練、健康的增進上,讓我了解加入健身產業,不代表就一定要走傳統的、強加社會定義審美觀於學生並以此作為訓練動力的路線.這些前輩的努力也讓台灣健身產業跟全球頂尖的知識來源接軌(糟糕市場分析師說帖PTT魂再度上身),讓這個產業不會被限於只在在地同一的價值觀與知識體系下發展.

打在臉書上分享很簡單,這些前輩的故事從三年前我就已經知道了,各種不安和自我疑問仍束縛者我.

我怎麼可能那麼幸運就得到自己想要的人生”、“我才無法像他們那樣出色”、“要是我離開了這份工作代表跟穩定的生活品質說掰掰並且永遠回不來怎麼辦”、“要是我只喜歡健身但不喜歡教學怎麼辦 ”

這些疑問不斷綁住我,在過去兩年在各種可能可以轉職的過程選擇放棄.而在2018年走過了轉職初階段的這段路,我反省自己一些無知跟偏見的想像,包括想再試試自己到底適不適合“知識導向”的工作.後來才在準備NASM的時候發現作為一個一類組的小白,為了要紮實打下教學基礎,我在健身知識上學習所下的功夫跟得到回饋,比花時間google各種人工智慧技術的市值和KPI還要多上太多(也是在今年開始跟Paul展開了無止盡關於工作與人生的對話後,才發現“知識導向”與“職涯”這樣的字眼其實是多麽的privileged跟snobbish).

以前我總以為文化研究或社會學或會成為我唯一職業道路,但說穿了雖然這些領域建立了我看待世界的視角與價值觀,但對於這些領域的學習熱忱總限於自己有興趣的部分,從來不覺得想要廢寢忘食地去讀書、也不覺得想要以單純在這些領域上研究成功作為一生的志向.或者說那時,我還看不太出這些領域和我作為一個人的價值有什麼太大的關係.我的導師鴻瓊影響了我的一生,但我卻不認為我可以以同樣領域的東西去對另一個生命產生正向的衝擊.而相較於文化研究或資訊產業的知識,我對於訓練知識的渴望,讓我真正願意坐下來、靜下心、花時間去理解、探索,並且不斷地想要知道更多!更多!還要更多!

在這三年探索的過程中,我了解到訓練是我唯一想要付諸所有力去去探索、學習、並發揮影響力的領域.Seth Goldin 在Linchpin 一書中完美的描述了熱情除了作為自身的養分,也是作為個人與社會連結最強的媒介:

“所謂熱情,是你對自身的藝術非常在乎,在乎到你願意奮不顧身去與別人分享其中的奧秘,去分送這份禮物,藉以改變別人.

要有資格稱做熱情,得同時具備堅持下去的毅力與百折不撓的韌性,要不怕失敗去嘗試精進自己的藝術,精進你傳達的方式.要撐得上對自己的藝術抱持熱情,你必須熱切地想要把這藝術傳播出去,必須願意放手把你所愛的一部份公諸於世,以便整體的藝術能夠在別人心中發芽茁壯,你必須與你的藝術有真正的連結,這樣你才不會放棄掉那真正重要、真正非你不可的那部分.”

換言之,訓練是我真正的熱情.

但是一直到2018踢到了包括轉30歲及各式人生鐵板後,我才開始積極尋找資源想要改變自己的生命. 在這一年的時間裡,許多資源與分享,與開始接觸並深入練習meditation (大推Tara Brach), 讓我真正開始正視自己內心的恐懼與渴望:其中包括Tim Ferriss的定義恐懼跟他的Podcast裡各個願意揭露自己生命脆弱性的受訪者, Tim Urban的生命日曆、Derek SiversAnything You Want裡描述創造一自己規則運行的小宇宙的意義、Greg McKeown 教我如何對社會告訴我很重要但對於我個人生命價值完全不重要的事物、專案、機會說 “不”, 優秀的綿羊揭露了我對於背叛學歷預設道路的集體恐懼.過去這年啟發我的資源族繁不及備載,會在之後另一篇文章裡分享.其中最重要的是我了解到:

“過去做的錯誤選擇,並不影響我為未來做正確抉擇的能力”,

並且認清放任自己忽視自己的熱情、屈就於穩定的生活以及這樣的逃避所產生的對生活的不滿及無力感,奪走了我在年輕時相信我可以全力的愛我的家人、朋友、與愛人的能力.我理解到,

“除非我能夠真正的愛自己,真正面對並接受自己的脆弱與渴望並設法改變,我無法讓我所愛的人真正感到被愛”


在理解我無法不正視自己的恐懼並開始做些什麼的時候,我開始藉者一點一點低風險的小實驗,來幫助自己釐清到底轉職健身產業是不是我應該走的道路,其中包括報名並準備NASM考試、開始投履歷.當初一直怕轉職會怕把自己的路走窄了,但在真正開始咬起牙根投履歷時,才發現對於訓練熱情的職涯發展有各種不限於單一產業、單一國家的可能性:健身科技平台PM兼教練、健身產業分析師、健身新創運動科學教練等、證照講師、拳擊運動研究員、美國健身市場調查分析師等各種千奇百怪的機會.這些驚喜與意料之外的挫折是呆坐在辦公室空想另一種人生的可能性、不真的捲起袖子下海投履歷與建立網絡的話不可能發現與創造的.

(所以想轉職的朋友們!不用辭職在開始你的偉大航海計畫!利用下班後喝酒跟朋友抱怨工作的時間投個履歷就可以開始進行你轉變人生的實驗了)

(愛牽拖時間:支持你的伴侶也很重要,把在公司文化裡成功、或成為社會權威定義為人生目標的伴侶,可以讓你相信選擇一個非正規的人生道路是你可以做得最差勁的選擇;而跟你分享相同價值觀的伴侶會用所有資源跟自己的人生經驗告訴你:勇敢去做並不懼怕的實踐,才是你應該追求的人生.)

在即將正式開始教練生涯的同時,我也思考如何向前輩一樣,變成那些想要為自己人生選擇的人們的催化劑.不只是關於健身產業,而是任何想要聽從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會被一些社價值觀綁住無法活得自由的人.所以我創建了粉專Transformation Lab 人生x健力實驗所,忘了在哪本愛書裡看到,transform (轉變、轉化)不是把你變成另一個樣子,而是讓你變得更接近你的本質

transform (轉變、轉化)不是把你變成另一個樣子,而是讓你變得更接近你的本質

取名transformation是因為希望可以藉由分享一些啟發我的知識或文字,讓自己成為他人的邁向自己真心的渴望的催化劑,不管是人生上或是身體力量上都是.會叫實驗.是因為說實在我也不知道什麼才是絕對真實、絕對正確,但是一點一點的,你總會知道哪些是真正讓你在夜深人靜面對自己的時候,讓你流淚、讓你真正想奮不顧身、用盡全身力量去獲得的東西,哪些又是屬於別人定義、屬於別人的夢想,而你所要做的只是勇敢地放下.

粉專名字很ㄍㄅ挖災,標準的中英夾雜又帶點日系感,但是名字可以再改,書寫總要有個起點,您說是吧?(不甲意的客倌歡迎明年3月開始來GYMEFIT以新台幣給我一些教訓謝謝) ((趁機打廣告)))

我了解這是一個起點,而我非常非常感激在一路上有家人、朋友、之前的工作夥伴的支持與陪伴與健身產業裡一些貴人的肯定,並能有機會加入自己很喜歡的工作室.之後會有很多抉擇:想成為什麼、不想成為什麼、在遇到挫折時如何不忘初衷並且找到資源修正道路前進的方向,都是未來要學習的.

希望這篇分享文對有目標想要行動的人有幫助.

還沒結束.其實這個分享文在離開台灣前就應該要開始動筆,寫到上面結束後,我與一路上一直鼓勵我的Paul表達疑慮,不知道究竟要不要發佈這篇文章.

“可是我不知道寫這篇文章對於想要改變的人有什麼用.我確信這是一個成功的轉變,但我不知道這個轉變會不跟隨帶來一個成功的結果.”

“那你把這個也寫下來吧”“為什麼?不是要成功的故事才可以鼓勵那些猶豫不決、也想改變的人嗎?”

“沒有人真得一定要成功的故事,能夠激起共鳴的,是藉由分享自己的不完美,讓大家了解這樣的脆弱性與不確定性是人所共有的,是可以讓人知道自己並不孤單、有別人陪伴繼續前進的力量.”

希望2019年大家都可以擁抱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性,勇敢的面對自己的脆弱,然後邊實驗、邊塑造出自己想要的人生的原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