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練終於卡關的那天

記得那天第一次接觸地板動作 (ground communication) 的時候,我怎麼樣也無法做出教練示範的前滾和後滾翻,眼看其他同學們的一個個不知翻滾到哪裡去,我還搞不清楚肩要內璇還是外璇、而頭又要擺在軀幹相對位置的那一點!? 老師明明提醒把腳畫過空中的時,要記得藉由保持核心發力、脊柱屈曲,才能畫出如舞蹈般的完美曲線並像羽毛一樣輕柔落地;但我只發現自己尷尬地被折兩半,頭卡在肚臍前方動彈不得,好不容易掙扎出這個困境後,也只聽到自己ㄆ ㄧ ㄚ 一聲摔到地上硬梆梆的聲音.

我一直很享受挑戰新的動作模式時的新鮮感,但那天下課我邊騎機車邊飆淚.原本那天晚餐想去有機店買健康食物做晚餐,結果直衝快餐店怒點垃圾食物自暴自棄,覺得自己根本不是訓練的料!

但是沒幾天我就豁然開朗的從谷底爬出,原因就在於平時冥想打造了我強健的心智!什麼都打不倒我!

才怪!我也希望冥想這麼有用,但能夠恢復原本的積極正向,單純只是因為:

月經結束了.

woman lying on bed

忘了放進週期訓練裡的變數-經期賀爾蒙

在30歲以前,經期對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影響,我沒有特別的情緒變化、也不太有經痛,頂多只是一些生活上的不方便而已.但是這一兩年,在好多個月都莫名陷入極度憂鬱又突然間惑然開朗的擺盪後,我才發現原來經期時的賀爾蒙變化已經嚴重地影響了我的生活.

每日練習的冥想在一般情況下,都能讓我沈住氣去觀看自己情緒的改變:在要說出傷人的話或讓 ego 佔上風之前,就會先意識到心智的把戲,拍拍他的頭便能叫他退回角落去.但賀爾蒙佔上風的情況下,平時的冥想根本也派不上用場.原本沒什麼大不了的小事,在此時就可讓我一秒暴怒!當情緒的波浪被挑起時,我根本還來不及反應,就彷彿以第三人稱的視角、看到自己在對伴侶亂發脾氣;平時是「有意識地控制自己的情緒反應」,在這種黑暗時期則是「有意識地選擇讓無意識奪得掌控權」- 換句話說,就是擺爛,看到自己想生氣就生氣、想抱怨就抱怨,根本拿自己一點辦法也沒有.

對別人發脾氣就算了(喂話不是這樣說吧!),最難受的是無法抵抗的憂鬱.這種憂鬱跟平常的心情不爽快不一樣,心情爽快時人生的顏色仍是明亮的;但經期來的時候卻像是有千斤重的烏雲壓到自己的頭頂上一樣,是種揮不去、逃不走、明知自己不是這樣悲觀的人卻又無法自拔地深陷谷底的窒息感.

剛開始我還不知道這是賀爾蒙作祟時,真的非常絕望,我懷疑是不是自己本質有缺陷,導致我陷在這樣的情緒裡面.當同樣的模式不斷出現後,我才驚覺原來是經期在作祟!雖然能開始分辨日常挫折和經前憂鬱,並能開始透過記錄週期變化,理性上告訴自己告訴自己當下的絕望感應該是賀爾蒙引起的,不要對這樣的憂鬱產生依附情節,但最後終究抵不過賀爾蒙幫我架設好的圈套(怎麼感覺像分手戀人的歌詞?)!

grey concrete window overlooking body of water
經期來臨時,我只能乖乖地踏入那個負面牢籠裡,用悲觀的窗戶濾鏡來看這個世界

訓練的意志終究抵不過賀爾蒙的威力

這就好像在經期來臨前,賀爾蒙就已經幫我在憂鬱閉關所登記了我的位子,荷爾蒙接管時,我就只能乖乖地踏入那個負面牢籠裡,用悲觀的窗戶濾鏡來看這個世界.

平日的安吉和藹可親、正向積極,對人生充滿希望、懂得欣賞生活中平靜美好的片刻,記得停下來和路邊的小樹小花說話.在早晨的時刻聞到伴侶的咖啡香對於兩人生活感到感激,在晚上時聽到鄰居傳來的拉丁美洲音樂感到遊牧生活的珍貴美好.在西班牙文課上驚訝自己又比上禮拜進步了多少、在騎車經過海灣的無敵海景時發出年輕時在墾丁騎車過南灣的吶喊,並期待今天的movement 課可以發現什麼自己新的弱點並透過練習變得更強.

經期來襲的安吉沒有憐憫心,他變成個最尖刻的龐大怪獸,用史上最黑暗的負面濾鏡,把白的說成黑的,把美的說成醜的,把生命的辛苦實踐批評地一無是處.他忘了停下來關注自己的呼吸、忘了路邊一株株的生命還是綠意盎然的活著,他討厭必須和另一個人共享生活空間、厭惡晚上鄰居吵得無法安寧的噪音,在西班牙文課時只注意到自己又忘記了怎麼用某個文法,在騎車經過海灣時也被思緒埋沒,根本忘了抬頭看一眼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藍色海灘!

No description available.
黑暗時期,就算身在天堂也會忘了抬頭看看美麗的海灣

不只是健身,連創業和家庭都不放過

平時對於世界和自己充滿憐憫和同理心的我,也被拒於牢籠之外;取而代之的,是最嚴厲、刻薄的安吉(我本人),一天24小時用最狠毒的話語監控自己,並時不時提醒自己有多差勁!在這個時期,遭殃的不只是周遭與我互動的人,也包括依附在我人生的不同身份-作為伴侶的安吉、作為女兒的安吉、作為podcaster 的安吉、作為獨立自雇者(solopreneur) 嘗試創業的安吉,當然也包括作為教練的安吉和作為愛好訓練的安吉.比如說:

  • 平時的安吉覺得自己富有創造力並且生活色彩豐富,能夠學習不同種的繪畫、訓練方式; 經期來襲時的安吉只覺得自己不務正業,自以為在學藝術實則做出的成品根本是兒戲.
  • 平時的安吉對於podcast一路上能認識的好友和聽眾的回饋感到感激;;經期來襲時的安吉覺得自己辜負來賓、辜負聽眾、做出的podcast根本不會有人想聽
  • 平時的安吉讚歎這一年勇敢舉辦過的工作坊、讀書會、與學到的各種創業知識;經期來襲的安吉覺得自己所謂的創業根本也找不到穩固的收入模式的失敗者而已
  • 平時的安吉活蹦亂跳並不時的假裝自己是猴子或火雞、以擁抱攻擊伴侶或在地上打滾撒嬌;經期來襲的安吉指覺得自己是不值得被愛的渣渣、整天只想躲在被窩裡以淚洗面或放生自己浪跡天涯
  • 平時的安吉覺得自己是溫暖愛家的女兒;經期來襲的安吉覺得自己儒家棄之如敝屣的不孝女,自己一人出去遊蕩世界把兩老留在台灣孤獨相依.
  • 平時的安吉遇到訓練知識上不懂的問題,會對自己說哇好棒呀!我又獲得了一個學習新知識的機會!經期來襲時的安吉只覺得ㄋㄊㄇ的在搞什麼、為什麼還會有不知道的知識憑什麼說自己是教練(指)!!!!
  • 平時的安吉在訓練時就算重量挑戰失敗也覺得勇氣可嘉;經期來襲時的安吉只要晚到訓練場地5分鐘就覺得自己根本不是訓練的料,應該從此放棄訓練隱居山林.
  • 平時的安吉知道應去鎮上的自然食材店Maringa買健康食物;經期來襲時的安吉只想去路口的中式快餐店狼吞虎嚥油膩膩的麵條自暴自棄

那些平順日子裡願意面對的人生癥結,刻意逃避尚未解決的難題,都在經期來襲的日子裡化為對自己與他人產生猛烈攻擊的洪水猛獸.雖然我知道平時快樂與正向的自己是什麼樣子,也知道經期結束後,接著的總是爆發性的創造力和對於未來的美好願景,但被關在黑暗牢籠裡的安吉,就像是記憶被洗掉了一樣,誤以為自己的本質就是個絕望的深淵.

pug covered with blanket on bedspread

對我來說,這樣的情形在沒有足夠的機會運動時更嚴重.我指的不只是有規劃的訓練,而是任何活動身體的機會!在全球疫情大爆發時,我們在西班牙度過封城,那時覺得自己就像被困在自己的身體裡一樣,什麼事也做不了(事實上我們確實也是困在各自的身體裡沒有錯),然而在墨西哥的 puerto escondido 幾乎感受不到疫情存在的海邊小鎮,戶外的訓練機會變多,我也開始參與密集的訓練.雖然非一般重訓規劃的漸進式負荷,但已經改善經前憂鬱非常多,在經期時雖然還是會瞬間發現自己已經被關到牢櫳裡,但卻是個較為人道的牢籠,我還看得見外面的陽光,而兇狠刻薄地安吉雖然偶爾會來巡邏,卻不會一直都盯著我的活動.

與經期憂鬱和平共處的最佳方式

漸漸地,我也趁這樣的難得機會,認真紀錄哪些是經期來襲時,能讓我能脫離牢籠呼吸生命本來美好的空氣.這些事包括:

(1) 做比平常還要長時間的冥想練習

如果平時只做10、15分鐘的冥想,在被思緒騷擾到一個絕境時,大概需要騰出一個小時的冥想時間,才能慢慢得進入與思緒分離的狀態.冥想結束時,雖不是立即的豁然開朗,但至少能接受現在這樣低潮地狀態,讓自己平靜的觀看看憂鬱的情緒,和他和平共處,而不被他綁架.

(2) 進行「內在家族系統」(IFS-internal family system)的冥想練習自我對話

內在家族系統療法主張 「人的心智並不是會偶爾失控的單一主宰。它是一個複雜的系統,由幾個『部分』組成。這些『部分』會相互影響,而且有各自的看法,就像我們內在的家族一般──有受傷的孩子、衝動的青少年、嚴格的成人、吹毛求疵的父母親、關心你的朋友和照顧你的親戚等等。」(原文摘自IFS自我療癒法:呵護內在小孩的整合之旅一書).是一個與不同面向自己的進行自我對話、並透過認識不同身份自己的內心深層想法,進一步解開一個難解的人生或情緒的結的方式

舉我的例子來說,當情緒低潮時,我會使用IFS,請認為自己一輩子都無法把某間特定事做好的那個安吉,和我一起促膝長談,並再去追溯被困在那個思緒裡的自己是幾歲的自己,提醒他我已經長大囉,該更新一下他腦袋中所認知的的安吉資料庫囉!這大概是影響我最深的冥想方式之一.

IFS的介紹及冥想練習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uJLv98ks-I

Wik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ternal_Family_Systems_Model

(3) 運動、運動、運動!

就算在遊牧生活無法像在台灣固定上健身房一樣,進行較有系統的訓練,時不時地也在不同國家遇到封城,也要持續地保持身體的活動!不只平時在訓練後是我生產力最旺盛、以及專注力的最高峰,這些身體的活動也會正向回饋到經期來襲的時間,並讓我能夠從負面的自己奪回一些主導權.

(4) 找一個能讓你進入心流的事情,把自己從腦袋裡引出

經期來襲時最慘的是完全被腦袋困住,被恐懼淹沒到完全提不起重要事項的勇氣.那有沒有一件事是較無關緊要、你卻能專注其中,進兒把你從腦袋裡拉出的呢?對我來說是邊聽podcast邊畫不斷重複圖樣的曼陀羅石頭.如果可以的話,開始觀察平時哪些事情最能讓你進入心流,在經期來其實讓他當你最好的抒發管道.

(5) 不再與憂鬱地自己對抗,而是找到方法與他和平共處

以前我嘗試想要和黑暗的烏雲對抗,嘗試想讓自己感到「快樂」或「正向」,但這樣的掙扎換來的只是更加挫折.現在的我願意接受當上述方法都還行不通的時候的低潮狀態,承認現在自己是低潮的沒有錯,但告訴自己這樣的低潮不是自己的錯,並且與他共處.

而現在的你,在這樣無法控制的憂鬱時刻,可以為自己做些什麼呢?

OM water medit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