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墨西哥數位遊牧到回家檢疫

今天是居家檢疫的第6天,在墨西哥城寫完 「數位遊牧民族回家」這篇文章後,覺得差不多能夠向前進了.殊不知回到台灣的這14天檢疫關在從小長大的房間裡,過去的所有回憶和各種自我敘述都快把腦袋給淹沒,而缺乏訓練的這個月配上經前憂鬱,今早醒來真覺得有點無法招架.

果然遊牧是有這樣的好處,可以到一個全新的地方做全新的自己,但是在體驗到這些嶄新的自己萌芽和爆發時,我們卻從未能和過去的自己完全切割.不躲我們多想要拋棄、抹滅、否認、忽視過去的自己所說過的話、做過的事、傷過的人或被傷害的經驗,這些事實終究還是構成我們生命經驗軌跡的一部份.好的是你、不好的也是你;羞恥的是你、驕傲的也是你;失敗的是你、成功的也是你;心碎的是你、但勇敢愛過的也是你.

people walking near escalator
不同版本的自己,都是自己

100 種和過去斷捨離的方法

將過去的照片絞盡碎紙機;不代表事情沒發生過;將高中貼滿大頭貼得日記燒掉後,高中時代的你也不會比較不蠢;搬家或換一個城市不會塗掉你在母國社會留下的痕跡,結婚和進入另一個家庭也不會改變你在原生家庭的成長軌跡;換一個IG帳號不會帶走先前網路身份在觀眾腦袋留下的印象、改掉身分證上的名字更不會改掉你是誰.

這些動作雖然都可以帶來象徵性的改變,給你生活新方向一些新的推力,但那些在你心靈和身體留下印記、確實發生過的事和編織的回憶,都已永久的沈澱石化在你生命經驗的最根部.當新的人生階段裡閃耀的陽光或夢境般的煙霧消逝後,往生命的底層看,你還是會看到自己的腳是深深地長在名為「過去」的土壤裡.

你也許無法改變過去錯誤的決定以及帶來的後果,但那不能阻止你此時刻做出對的決定.

記得還在上班族的一天下班後、走樓梯上東區所租的雅房時,聽到 Tim Ferriss Podcast 裡分享的這一句話,頓時雞皮疙瘩掉滿地 (原文為:The consequences of bad decisions do not get better with age. But they won’t stop you from making good decisions. ) 在過去,我多麽痛恨自己的所做過人生決定:都是社會期待讓我虛榮得選擇了長春藤學校,而不是自己真正想去的島嶼;都是某個負心漢做了哪些過分的事,才讓可能有美好結局的關係結束.聽到這句話我才深深地理解到,原來千錯萬錯都不是現在自己的錯!把錯都怪在別人和過去身上,現在的我就不用為自己的未來負責,也許我找到不用為自己想要的活生冒險的藉口,但同時我也眼睜睜地讓可能發生的美好人生離自己越來越遠了.

woman covering her face with white book
我們以為閉上眼睛,就不用對自己負責

接納過去版本的自己,才是對人生負責

如果對於過去所發生的事或過去版的自己感到痛恨,那就真的讓過去奪得我們人生的掌控權了.也許我們沒有萬能立可白來塗改過去,但我們有所有的可能性來改變未來的方向.對於過去,我們所能做的僅是對自己保有憐憫心,去接納與原諒過去主動做過、或被動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並從現在此時此刻重新出發.

重新出發並不代表把過去忘得一乾二淨,而是清楚的知曉自己擁有選擇自己下一步要以什麼態度過接下來的人生、要做什麼樣的小實驗來探索未來不同生活選項的可能性.(關於我如何做出出轉職健身教練和創立好奇槓鈴podcast的經驗,可以聽我和珍珍教練的訪談)

我們在冥想時專注在呼吸,目的就是在藉由呼吸,把自己從這所有一切的自我敘事中抓回到現在的真實,也就是臨在(presence).提醒自己這些都只是思緒,而我們所擁有的真實,都只是現在在此時此刻這個空間中呼吸的自己,而我們所真正擁有的,也只是不同器官合作而導致呼吸機制的這個軀體而已.我們不知道下一秒外星人會不會攻佔台灣,也沒有辦法改變上一秒呼吸的方式或去年自己對家人說過的什麼話,但我們能專注在當下我們能的心態以及行動,並藉由這個完全地活在當下,帶來美好未來的可能性.

我們沒辦法改變過去,但我們可以在心中塑造出一個容器,去保護那個不夠成熟的自己、以及承載那個時期所經歷過的生命經驗;並用對自己的愛小心翼翼的包著這個容器.原諒和接納過去版本的自己,再往人生下一個章節邁進,這在是放下 (letting go) 真正的意義.

你有哪些事想放下的呢?而今天的你又可以採取什麼小實驗,朝你想要的人生邁進呢?

chiang mai boat

本篇推薦閱讀: